<rt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0wmak"></rt>
<sup id="0wmak"></sup>
<sup id="0wmak"></sup>
<rt id="0wmak"></rt>
<acronym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0wmak"></rt><acronym id="0wma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0wmak"></acronym>
<rt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rt>
<tr id="0wmak"><optgroup id="0wmak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0wmak"><center id="0wmak"></center></rt>

鷓鴣天·只近浮名不近情

[元] 元好問
只近浮名不近情,且看不飲更何成。
三杯漸覺紛華遠,一斗都澆塊磊平。
醒復醉,醉還醒,靈均憔悴可憐生。
離騷讀殺渾無味,好個詩家阮步兵!
分類標簽: 豪放詩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
這是一首借酒澆愁感慨激憤的小詞,蓋作于金源滅亡前后。當時,元好問作為金源孤臣孽子,鼎鑊馀生,棲遲零落,滿腹悲憤,無以自吐,不得不借酒澆愁,在醉鄉中求得片刻排解。這首詞就是在這種背景和心境下產生的。
詞的上片四句,表述了兩層意思。前兩句以議論起筆,為一層,是說只近浮名而不飲酒,也未必有其成就 ?!案∶奔刺撁?,多指功名榮祿。元好問在金亡前后 ,憂國憂民 ,悲憤填膺,既無力挽狂瀾于既倒 ,乃盡棄“浮名”,沉湎面于醉鄉 。其《飲酒詩》說 :“去古日已遠,百偽無一真。獨馀醉鄉地,中有羲皇淳。圣教難為功,乃見酒力神?!啊逗箫嬀啤吩娪终f :“酒中有勝地,名流所同歸。人若不解飲,俗病從何醫 ?”因而稱酒為“天生至神物”。此詞上片第二層意思 ,便是對酒的功效的贊頌:“三杯漸覺紛華遠 ,一斗都澆塊磊平?!薄凹娙A”,指世俗紅塵。詞人說,三杯之后,便覺遠離塵世。然后再用“一斗”句遞進一層,強表現酒的作用和自己對酒的需要 ?!皦K磊”,指郁結于胸中的悲憤、愁悶。詞人說 ,用這種特大的酒杯盛酒,全部“澆”入胸中,才能使胸中的郁憤平復 ,也就是說,在大醉之后,才能暫時忘憂,而求得解脫。詞人就是要在這種“醒復醉,醉還醒”即不斷澆著酒的情況下 ,才能在那個世上生存?!办`均”以下三句,將屈原對比,就醉與醒,飲與不飲立意,從而將滿腹悲憤,更轉深一層?!办`均”即屈原; “ 憔悴 ”、“ 可憐 ”,暗扣上片“且看”句意?!冻o·漁父 》說 ,“屈原既放,游于江潭,行吟澤畔,顏色憔悴 ,形容枯槁 ”。但屈原卻不去飲酒 ,仍是“ 眾人皆醉我獨醒”。以其獨醒,悲憤太深,以致憔悴可憐。這里詞人對屈原顯然也是同情的,但對其雖獨醒而無成 ,反而落得憔悴可憐,則略有薄責之意。因而對其《離騷》,盡管“讀殺”,也總覺得全然無味了?!皽啛o味”,并非真的指斥《離騷》無味,而是因其太清醒、太悲憤,在詞人極其悲痛的情況下,這樣的作品讀來只能引起更大的悲憤;而詞人的目的,不是借《離騷》以寄悲憤 ,而是要從悲憤中解脫出來,這個目的,是“讀殺”《離騷》也不能達到的?!昂我越鈶n ?唯有杜康 !”所以只有飲酒了(像阮步兵那樣 )。以“好個詩家”獨贊阮步兵,顯然,詞人在屈阮對比亦即醒醉對比之中,決然選中了后者,詞人也走了阮步兵的道路。
相關詩詞
1
[先秦]
屈原

《卜居》

屈原既放,三年不得復見,竭知盡忠,
而蔽鄣於讒,心煩慮亂,不知所從。
展開全文
乃往見太卜鄭詹尹曰:
“余有所疑,原因先生決之?!?br />詹尹乃端策拂龜曰:“君將何以教之?”
屈原曰:“吾寧悃悃款款,樸以忠乎?
將送往勞來,斯無窮乎?
寧誅鋤草茅,以力耕乎?
將游大人,以成名乎?
寧正言不諱,以危身乎?
將從俗富貴,以媮生乎?
寧超然高舉,以保真乎?
將哫訾栗斯,喔咿嚅兒,以事婦人乎?
寧廉潔正直,以自清乎?
將突梯滑稽,如脂如韋,以潔楹乎?
寧昂昂若千里之駒乎?
將氾氾若水中之鳧乎?
與波上下,偷以全吾軀乎?
寧與騏驥亢軛乎?將隨駑馬之跡乎?
寧與黃鵠比翼乎?將興雞鶩爭食乎?
此孰吉孰兇?何去何從?
世溷濁而不清:蟬翼為重,千鈞為輕;
黃鐘毀棄,瓦釜雷鳴;讒人高張,賢士無名。
吁嗟默默兮,誰知吾之廉貞?”
詹尹乃釋策而謝曰:“夫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
物有所不足,智有所不明,
數有所不逮,神有所不通,
用君之心,行君之意。
龜策誠不能知事?!?br />
收起
2
[先秦]
屈原

《漁父·屈原既放》

屈原既放,游於江潭,行吟澤畔,
顏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
展開全文
漁父見而問之曰:
“子非三閭大夫與?何故至於斯!”
屈原曰:“舉世皆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,
是以見放!”
漁父曰:“圣人不凝滯於物,而能與世推移。
世人皆濁,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?
眾人皆醉,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?
何故深思高舉,自令放為?”
屈原曰:
“吾聞之,新沐者必彈冠,新浴者必振衣;
安能以身之察察,受物之汶汶者乎!
寧赴湘流,葬於江魚之腹中。
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蒙世俗之塵埃乎!”
漁父莞爾而笑,鼓枻而去,乃歌曰:
“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纓。
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吾足?!?br />遂去不復與言。
收起
頂部
淮南| 天水| 曹县| 丹东| 海丰| 永州| 云南昆明| 东海| 日喀则| 章丘| 大连| 葫芦岛| 白银| 绍兴| 云浮| 白银| 禹州| 肥城| 燕郊| 宁德| 北海| 珠海| 信阳| 柳州| 河池| 六盘水| 洛阳| 南安| 神木| 汕头| 葫芦岛| 丽水| 鹤岗| 乐山| 通化| 昆山| 建湖| 徐州| 乐山| 宁夏银川| 永新| 咸阳| 龙口| 宁波| 大庆| 博罗| 义乌| 东莞| 乐山| 牡丹江| 平凉| 金坛| 甘孜| 铜陵| 吴忠| 信阳| 肥城| 五家渠| 泰州| 齐齐哈尔| 西藏拉萨| 眉山| 临海| 百色| 宝应县| 淮南| 贺州| 徐州| 那曲| 南平| 陵水| 改则| 澳门澳门| 惠东| 湘西| 咸阳| 咸宁| 五家渠| 温州| 河南郑州| 溧阳| 濮阳| 宝鸡| 淮安| 张掖| 益阳| 湖北武汉| 嘉峪关| 自贡| 阿拉尔| 广安| 延边| 赤峰| 武威| 天水| 蓬莱| 云南昆明| 延安| 永州| 肥城| 张家界| 宜宾| 如皋| 喀什| 莆田| 济南| 临沧| 镇江| 张掖| 九江| 鹰潭| 楚雄| 兴安盟| 沭阳| 兴安盟| 九江| 葫芦岛| 沧州| 台中| 禹州| 黔西南| 伊犁| 灵宝| 长垣| 屯昌| 吉林| 吉安| 聊城| 许昌| 营口| 钦州| 临猗| 荆门| 桂林| 杞县| 襄阳| 衡阳| 包头| 乐平| 江西南昌| 呼伦贝尔| 山南| 荆州| 徐州| 河源| 怒江| 定西| 阿拉善盟| 龙岩| 台山| 廊坊| 海北| 潮州| 昆山| 阿拉善盟| 德州| 扬中| 那曲| 迪庆| 黄石| 鸡西| 苍南| 渭南| 咸阳| 怒江| 公主岭| 灌南| 宜昌| 丽江| 大理| 衡阳| 眉山| 赣州| 廊坊| 林芝| 淄博| 六盘水| 伊犁| 商洛| 宝鸡| 定西| 承德| 阳春| 文昌| 晋中| 防城港| 定州| 乐山| 石河子| 台湾台湾| 六安| 东台| 桐乡| 东台| 汕尾| 湖北武汉| 永新| 营口| 赵县| 大同| 襄阳| 任丘| 张家界| 黑河| 禹州| 如皋| 鹰潭| 澄迈| 五指山| 乌海| 六盘水| 龙口| 宁波| 东营| 通辽| 上饶| 霍邱| 金坛| 喀什| 玉林| 宜昌| 义乌| 新余| 巴音郭楞| 海拉尔| 简阳| 湛江| 仙桃| 苍南| 芜湖| 襄阳| 单县| 昌都| 图木舒克| 六安| 伊犁| 恩施| 兴化| 岳阳| 三门峡| 姜堰| 绵阳| 馆陶| 吕梁| 海丰| 晋江| 武夷山| 金华| 东莞| 益阳| 黄山| 赣州| 大兴安岭| 铁岭| 永康| 铜仁| 如东| 贺州| 眉山| 湖州| 保定| 台中| 安吉| 咸宁| 四川成都| 醴陵| 阿坝| 溧阳| 山东青岛| 威海| 楚雄| 防城港| 临海| 临汾| 乌兰察布| 菏泽| 永康| 明港| 高雄| 乐山| 山南| 新沂| 衢州| 漳州| 沧州| 通化| 乐平| 荣成| 义乌| 遵义| 靖江| 忻州| 琼中| 澄迈| 吴忠| 河南郑州| 中山| 鄢陵| 潜江| 衢州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