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rt>
<rt id="0wmak"></rt>
<sup id="0wmak"></sup>
<sup id="0wmak"></sup>
<rt id="0wmak"></rt>
<acronym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0wmak"></rt><acronym id="0wmak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0wmak"></acronym>
<rt id="0wmak"><small id="0wmak"></small></rt>
<tr id="0wmak"><optgroup id="0wmak"></optgroup></tr>
<rt id="0wmak"><center id="0wmak"></center></rt>

送韋十六評事充同谷郡防御判官

[唐] 杜甫
昔沒賊中時,潛與子同游。今歸行在所,王事有去留。
逼側兵馬間,主憂急良籌。子雖軀干小,老氣橫九州。
挺身艱難際,張目視寇讎。朝廷壯其節,奉詔令參謀。
鑾輿駐鳳翔,同谷為咽喉。西扼弱水道,南鎮枹罕陬。
此邦承平日,剽劫吏所羞。況乃胡未滅,控帶莽悠悠。
府中韋使君,道足示懷柔。令侄才俊茂,二美又何求。
受詞太白腳,走馬仇池頭。古色沙土裂,積陰雪云稠。
羌父豪豬靴,羌兒青兕裘。吹角向月窟,蒼山旌旆愁。
鳥驚出死樹,龍怒拔老湫。古來無人境,今代橫戈矛。
傷哉文儒士,憤激馳林丘。中原正格斗,后會何緣由。
百年賦命定,豈料沉與浮。且復戀良友,握手步道周。
論兵遠壑凈,亦可縱冥搜。題詩得秀句,札翰時相投。
  【鶴注】此至德二載作,故詩中有行在鳳翔等句。鮑曰:舊注以為韋宙。宙乃宣宗時人,誤矣?!杜f唐書》:成州同谷郡,屬山南西道,秦置隴西郡。天寶元年,改為同谷郡。乾元元年,復為成州?!锻ㄨb》:天寶十四載冬,安祿山反,郡當賊沖者始置防御使。

  昔沒賊中時,潛與予同游①。今歸行在所,王事有去留②。

 ?。◤慕磺榫凵⑵?。去,指韋留自謂。)

 ?、佟肚f子》:“莊子與惠子同游濠梁之上?!雹凇对姟罚骸巴跏旅冶W?!鳖櫄g詩:“達生任去留?!?br>
  逼側兵馬間①,主憂急良籌②。子雖軀干?、?,老氣橫九州④。挺身艱難際⑤,張自視寇讎⑥。朝廷壯其節,特詔令參謀⑦。

 ?。ù搜栽u事忠勇,故朝廷命判邊方。)

 ?、佟段骶┵x》:“駢闐逼側?!薄逗鬂h·馮異傳》:“夜勒兵馬?!雹凇斗额鳌罚骸爸鲬n臣辱?!雹邸稌x·載記》:劉曜討陳安于隴城,安死,人歌曰:“隴上健兒有陳安,軀干雖小腹中寬,愛養將士同心肝?!雹堋侗鄙揭莆摹罚骸八獨鈾M秋?!雹荨抖乓堋罚和ι韽埬烤?,讀之令人發指?!豆扔纻鳌罚骸巴ι沓恳?,與群小為隨?!鳖佔ⅲ骸巴?,引也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66.html" target="_blank">曹植《冬獵篇》:“張目決皆?!倍判蘅稍唬阂暱茏?,借用孟子語。⑦壯其節,令參謀,皆就朝廷言。奉詔二字,當作特詔,語氣方順,且與下文受辭不犯重。

  鑾輿駐鳳翔①,同谷為咽喉②。西扼弱水道③,南鎮袍罕陬④。此邦承平日⑤,剽劫吏所羞。況乃胡未滅,控帶莽悠悠⑥

 ?。ù搜酝戎氐?,故控馭必須得人。)

 ?、佟段鞫假x》:“乘鑾輿?!薄稌x書》劉暾表:“人想鑾輿之聲?!雹谌龂鴹詈樵唬簼h中,益州咽喉。③《禹貢》:“弱水既西?!薄跺居钣洝罚喝跛愿手輨h丹縣界,流入張掖縣北。④《漢書》:金城郡有枹罕縣?!短茣罚汉又葜螙⒑笨h?!短浦尽罚喊膊?,本枹罕郡,又有枹罕縣,在隴右道,與弱水同道。⑤《詩》:“此邦之人?!薄稘h·食貨志》:“時據承平之世?!雹拗艽揲鄷骸翱貛Ь┞??!?br>
  府中韋使君①,道足示懷柔②。令侄才俊茂③,二美又何求?

 ?。ù搜阅桓轮t。韋使君,蓋指防御使,必評事之叔也。)

 ?、佟肚俺鰩煴怼罚骸皩m中府中,俱為一體?!备?,幕府之中也?!肚皾h·王?傳》:“使君顓生殺之柄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952.html" target="_blank">顏師古注:“為使者故謂之使君?!雹凇稘h書·段會宗傳》:“總領百蠻,懷柔殊俗?!雹蹞P雄《蜀都賦》:“宗生族攢,俊茂豐美?!?br>
  受詞太白腳①,走馬仇池頭②。古色沙土裂③,積陰云雪稠④。羌父豪豬靴⑤,羌兒青兕裘⑥。吹角向月窟⑦,蒼山施篩愁⑧。鳥驚出死樹⑨,龍怒拔老揪⑩。古來無人境(11),今代橫戈矛(12)。

 ?。ù搜酝绕鄾鲋?。上六記風土,下六記屯兵。旌旆愁,謂帶愁慘之容。鳥驚龍怒,兵馬震動故也。)

 ?、偬?,注見前。②曹植詩:“走馬長楸間?!薄杜f唐書》:成州上祿縣,白馬羌所處,州南八十里有仇池山?!缎潦先赜洝罚撼鸪厣缴蠌V百頃,地平如砥。其南北有山路,東西絕壁萬切,上有數萬家。一人守道,萬夫莫向。山勢自然有樓櫓卻敵之狀。東西二門,盤道可七里,上多岡阜泉源。③《前漢書音義》:“沙土曰漠,即今磧也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138.html" target="_blank">陸機《苦寒行》:“凝冰結重澗,積雪披長巒。陰云興巖側,悲風鳴樹端?!雹荨堕L楊賦》:“搤熊羆,拖豪豬?!薄渡胶=洝罚骸昂厘?,狀如豚而白毛?!弊ⅲ骸澳芤约股虾郎湮?,江東呼為豪豬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5126.html" target="_blank">宋玉《招魂》:“君王親發兮憚青兕?!薄墩f文》:“兕如野牛,青色,皮厚,可為鎧?!雹叽到?,注見《遣興詩》。月窟,西極之地?!堕L楊賦》:“西壓月崛?!雹鄵P雄《蜀都賦》:“蒼山隱天?!雹岷鬂h唐羌疏:“鳥驚風發?!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54.html" target="_blank">何遜詩:“百年積死樹?!壁w曰:吳平為句章州,門前忽生一侏青桐樹,上有歌謠之聲,平惡而斫之。平隨軍三年,死樹欻自還立于故根上,樹頭空中歌曰:“死樹今更青,吳平尋當歸?!雹狻端涀ⅰ罚糊埮敃r大雨。洙曰:湫水在涇州界,興云雨土俗亢旱,每于此求之,相傳云龍之所居,天下山川限曲有之。(11)《天臺賦》:“卒踐無人之境?!?12)《詩》:“修我戈矛?!?br>
  傷哉文儒士①,憤激馳林丘②。中原正格斗③,后會何緣由④。百年賦命定⑤,豈料沉與?、?。且復戀良友,握手步道周⑦。論兵遠壑靜⑧,亦可縱冥搜。題詩得秀句⑨,札翰時相投⑩。

 ?。ㄎ磾⑴R別繾緒之情。上八送韋,下四望韋。文士馳林,公未受職也,故云浮沉難料。吳論:論兵既定,使遠壑清靜,亦可冥搜得句,投寄相慰也。此章,起首中腰皆四句,前二段各八句,后二段各十二句。)

 ?、佟墩摵狻罚骸吧蠒子浾?,文儒也?!薄稌x·儒林傳》:“迄于考武,蔚為文儒?!雹谥x安詩:“寄傲林丘?!雹邸稘h書·武五子傳》:“主人遂格斗死?!弊ⅲ骸跋啾Ф鴼⒅桓??!雹堋犊讌沧印罚骸昂髸纹?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9.html" target="_blank">王粲《傷夭賦》:“惟皇天之賦命?!薄侗阕印罚骸百x命宜均?!雹薷〕?,謂此后遭際難知。司馬遷書:“從俗浮沉,與時俯仰?!雹摺对姟罚骸坝袞m之杜,生于道周?!睅熓显唬旱?,邊也。⑧《吳越春秋》:孫子一旦與吳王論兵。江淹詩:“夙齡愛遠壑?!雹徵妿V《詩品》:“奇章秀句,往往遒警?!雹?a href="/chaxun/zuozhe/345.html" target="_blank">劉楨詩:“投翰長嘆息。
-----------仇兆鰲 《杜詩詳注》-----------

杜甫

杜甫(712年—770年),字子美,漢族,本襄陽人,后徙河南鞏縣。自號少陵野老,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,與李白合稱“李杜”。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“小李杜”區別,杜甫與李白又合稱“大李杜”,杜甫也常被稱為“老杜”。

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,被后人稱為“詩圣”,他的詩被稱為“詩史”。后世稱其杜拾遺、杜工部,也稱他杜少陵、杜草堂。

杜甫創作了《春望》《北征》《三吏》《三別》等名作。乾元二年(759年)杜甫棄官入川,雖然躲避了戰亂,生活相對安定,但仍然心系蒼生,胸懷國事。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,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,從其名作《飲中八仙歌》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。

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,他有“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”的宏偉抱負。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,但后來聲名遠播,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。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,大多集于《杜工部集》。

推薦詩詞

白水詩(先秦·先秦無名)

浩浩者水。育育者魚。
未有家室。而召我安居。

七月聞河南平章兇問(元·王逢)

六月妖星芒角白,幾夜徘徊天市側。
尋聞盜殺李上公,窮旅孤臣淚沾臆。
當時寬猛制萑澤,安得受降翻受敵。
上公忠名垂竹帛,書生奚為費諱惜。
東南風動旗黃色,蒲梢天馬長依北。

雨中花/夜行船 嶺南作(宋·朱敦儒)

故國當年得意,射麋上苑,走馬長楸。對蔥蔥佳氣,赤縣神州。好景何曾虛過,勝友是處相留。向伊川雪夜,洛浦花朝,占斷狂游。
胡塵卷地,南走炎荒,曳裾強學應劉??章f、螭蟠龍臥,誰取封侯。塞雁年年北去,蠻江日日西流。此生老矣,除非春夢,重到東周。

菩薩蠻 芭蕉(宋·張嵫)

風流不把花為主,
多情管定煙和雨。
瀟灑綠衣長,
滿身無限涼。

文箋舒卷處,
似索題詩句。
莫憑小闌干,
月明生夜寒。

玩月呈漢中王(唐·杜甫)

夜深露氣清,江月滿江城。浮客轉危坐,歸舟應獨行。
關山同一照,烏鵲自多驚。欲得淮王術,風吹暈已生。

齊天樂·清溪數點芙蓉雨(宋·周密)

清溪數點芙蓉雨,蘋飆泛涼吟艗。洗玉空明,浮珠沆瀣,人靜籟沈波息。仙潢咫尺。想翠宇瓊樓,有人相憶。天上人間,未知今夕是何夕。此生此夜此景,自仙翁去後,清致誰識。散發吟商,簪花弄水,誰伴涼宵橫笛。流年暗惜。怕一夕西風,井梧吹碧。底事閑愁,醉歌浮大白。

寄常征君(唐·杜甫)

白水青山空復春,征君晚節傍風塵。
楚妃堂上色殊眾,海鶴階前鳴向人。
萬事糾紛猶絕粒,一官羈絆實藏身。
開州入夏知涼冷,不似云安毒熱新。

感時(宋·宗澤)

卿士辱多壘,天王憤蒙塵。
御戎要虓將,謀國須雋臣。
百戰取封侯,未必亡其身。
懷奸廢忠義,胡顏以為人。
吁嗟世道衰,大戮加縉紳。
平居事奔競,梁汴分云屯。
一旦國步艱,四迸如星繁。
輔相已擇棲,守令仍逾藩。
冠蓋陸西竄,舳艫水南奔。
鄙夫用慨然,策馬趨修門。
勤王羞尺柄,悟主期片言。
時來倘云龍,峨冠拜臨軒。
逶迤上玉除,造膝伸元元。
措世于泰寧,歸來守丘樊。

行香子·清夜無塵(宋·蘇軾)

清夜無塵,月色如銀。
酒斟時,須滿十分。
浮名浮利,虛苦勞神。
嘆隙中駒,石中火,夢中身。

雖抱文章,開口誰親。
且陶陶,樂盡天真。
幾時歸去,作個閑人。
對一長琴,一壺酒,一溪云。

憶梅(唐·李商隱)

定定住天涯,
依依向物華。
寒梅最堪恨,
常作去年花。

相關作者
相關詩詞
阿勒泰| 大庆| 毕节| 顺德| 邵阳| 河源| 丹阳| 内江| 香港香港| 新乡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广元| 江苏苏州| 东海| 龙口| 定安| 聊城| 九江| 阿拉尔| 丹东| 包头| 山南| 香港香港| 青州| 保定| 靖江| 张掖| 黄南| 朔州| 柳州| 丹阳| 金昌| 肇庆| 克孜勒苏| 蚌埠| 柳州| 西藏拉萨| 吉林| 石嘴山| 包头| 毕节| 清远| 乌海| 鞍山| 南安| 定州| 湘潭| 南平| 菏泽| 通辽| 三亚| 丹东| 灌南| 单县| 琼中| 南充| 邵阳| 海拉尔| 克拉玛依| 东海| 南充| 淮北| 山西太原| 日喀则| 景德镇| 兴化| 桐城| 凉山| 枣阳| 林芝| 瑞安| 新泰| 楚雄| 惠东| 永州| 济源| 绵阳| 海门| 和田| 海南| 黔南| 伊犁| 溧阳| 苍南| 大同| 天长| 宝应县| 汝州| 果洛| 铁岭| 诸城| 咸宁| 黄石| 九江| 日照| 丹阳| 山东青岛| 宣城| 龙岩| 吕梁| 临夏| 灌南| 绍兴| 韶关| 阿勒泰| 张掖| 保亭| 十堰| 澄迈| 临海| 黑龙江哈尔滨| 池州| 恩施| 潍坊| 灌云| 长兴| 攀枝花| 洛阳| 广汉| 寿光| 孝感| 泗阳| 沭阳| 驻马店| 日照| 桂林| 阳泉| 昌都| 武夷山| 湖北武汉| 咸阳| 攀枝花| 安阳| 庆阳| 固原| 瓦房店| 通辽| 张家口| 永康| 徐州| 正定| 日土| 沧州| 齐齐哈尔| 崇左| 泗阳| 莱州| 东方| 阿克苏| 慈溪| 黑龙江哈尔滨| 香港香港| 永康| 淮南| 聊城| 无锡| 南京| 东阳| 宝鸡| 大同| 崇左| 铁岭| 萍乡| 西藏拉萨| 海门| 台中| 黔西南| 乳山| 邯郸| 临猗| 延安| 湖州| 恩施| 泉州| 张家界| 大庆| 景德镇| 项城| 台山| 酒泉| 牡丹江| 永新| 高雄| 泸州| 葫芦岛| 涿州| 广饶| 醴陵| 三明| 天水| 兴化| 衢州| 枣庄| 玉树| 双鸭山| 山东青岛| 临汾| 黔西南| 七台河| 亳州| 绵阳| 江西南昌| 扬州| 毕节| 台南| 顺德| 南京| 铁岭| 红河| 内江| 株洲| 扬州| 怀化| 济南| 湖南长沙| 红河| 天门| 钦州| 林芝| 大连| 海东| 靖江| 长治| 晋城| 天水| 上饶| 昭通| 厦门| 山南| 信阳| 定州| 锡林郭勒| 香港香港| 海门| 克孜勒苏| 鄂州| 大同| 果洛| 明港| 郴州| 铁岭| 忻州| 五指山| 汉中| 汕头| 慈溪| 贺州| 泉州| 醴陵| 海宁| 盐城| 公主岭| 瑞安| 仁寿| 邵阳| 河南郑州| 广饶| 常德| 楚雄| 南平| 厦门| 宿迁| 扬州| 偃师| 鄂尔多斯| 通辽| 鹰潭| 榆林| 桐乡| 宜都| 鄢陵| 钦州| 滁州| 萍乡| 自贡| 昭通| 邵阳| 江苏苏州| 开封| 巴音郭楞| 公主岭| 张家界| 河南郑州| 丹阳| 山西太原| 云南昆明| 酒泉| 大庆| 神农架| 鹰潭| 邳州| 日喀则| 新余| 淮北| 靖江| 濮阳| 鸡西| 保山| 扬中| 温州|